苏苏苏

【叶黄卢喻】泰勒展开

叶黄卢喻,叶喻心友炮友 黄喻十年恋人  卢喻暗恋强推

肉是叶喻

有很多前情,但是只挑了肉来写,想写的肉都写完了可能会放出完整的脑洞

时间喻文州退役的那赛季


又到了月底,叶修例行来G市出差。那天喻文州的手机准时响了起来,“老地方,302。”喻文州删了信息,晚上去了酒店。

叶修下楼来接人,看到他左手无名指上的戒指,虽然早就知道了,但微妙地还是觉得有些刺眼。

电梯门在两人身后阖上,没人说话,显示屏上的数字一点点往上跳,喻文州忽然笑起来:“好久不见。”

叶修看他笑,总觉得这个笑容陌生又熟悉,明明只过去了一个月,眼前的人似乎脱去了那层厚重的茧壳,散发出些许亮丽的光彩来。上次他对眼前的人有这种感觉,还是第五赛季,后来才知道那时候他和黄少天正搞得热火朝天。

于是叶修只能也咧开嘴角,回一句不痛不痒的“好久不见”,反正他们对彼此接下来要做的事情心知肚明,而对于那些没出口的疑问,他们时间很多,不急不急。

两人在诡异的沉默中刷开了门,叶修说我洗过了今天到得早,喻文州看他一眼,一颗一颗解开了衬衫扣子。

他的动作很缓慢,并且带着表演的性质,简单的手指翻扯硬是被他做出了色情的味道,情欲便在这个房间里悄悄升腾,直到叶修看清喻文州那些新鲜的痕迹为止。

不是黄少天。叶修立刻下了结论,然后眯了眯眼睛。

喻文州似乎没察觉到气氛的变化,维持着他擅长且熟悉的节奏褪下裤子。他未加掩饰,于是叶修清楚地看到了那些在腿根更显密集的爱痕。

又亲又咬,看来是个精力不错的小子,叶修凉凉地叹了口气,然后向后仰倒在床上。

喻文州开口:“你不问问是谁?”

叶修没理他,喻文州眨眨眼,进了浴室。

结果他洗了一半,叶修就光着进来了,喻文州隔着水流朝他笑:“叶神好兴致。”

叶修走过去拉过他,两人的腰跨就贴在一起,“不然辜负文州你给我留的那个门了。”

喻文州低声笑着,低低的声音和着哗哗的水声撞进叶修的耳道,然后他垂下脑袋,下巴抵着叶修的肩膀,拉过对方的手指摸到自己的股缝:“摸我。”

叶修眼皮一跳,一手扶住喻文州的腰,一手不客气地捅了进去,“恭敬不如从命。”

他动作得突然,喻文州有些措手不及,身体微微一僵,没来得及收住的鼻音软软地溢了出来,不过转瞬就消失在不断落下的水流里了。

叶修似乎并未在意,专心地开拓着对方的甬道,摸了一会儿他就确定,这具身体已经准备好了。这并不是说他的前戏技巧有多么高超,而是由于对方这段时间里频繁的性爱,它们让眼前这个人从内而外的湿润起来。

于是不就之后喻文州就受不了这隔靴搔痒的撩拨,拉开两个人的距离,喘着气问叶修:“这里还是外边?”

薄薄的水帘隔在两人之间,但喻文州的眼睛亮的慑人,直直的穿过水汽,让叶修恩给清楚地看清出倒映在它们其中的自己。

那里边有什么呢?叶修问自己。大概什么都没有吧。

“外边。”叶修拧掉了水阀。

 

叶修从未看错过喻文州。

这点他是有自信的,或许是因为他们某些部分太像,令他看得明白。所以当黄少天在名为喻文州的漩涡里越陷越深的时候,他及时地抽身而出,站到了岸上。进而得以和他达成了如此扭曲而又合理的关系。

不可否认,喻文州是迷人的。他坚韧而柔顺,聪明而危险。无数人会被这种气质吸引过去。但在被喻文州允许在他身上留下痕迹的不过三人,黄少天、叶修、还有现在这个人。而与其说他喜欢他们,倒不如说,喻文州喜欢的是这种征服感。

是的,征服感。

喻文州征服过很多东西,以他并不出色的资质,他征服了荣耀,以出道两年的年轻队长的身份,他征服了冠军。他享受这种感觉,和命运抗争,征服那些不可能。

他看似沉静,但让他安于现状,维系一种看似稳定的状态,太难。

他需要刺激,需要挑战。

于是,就在叶修揣度这十年爱情长跑的时候是否能维持的时候,而黄少天对喻文州是否特别的时候,有个人就出现了。

叶修从未看错。

所以,“是谁?”

 

彼时喻文州正在欲望的海洋里起起伏伏,整个身体覆着薄薄的红,四肢舒展而充满张力,他听到叶修的问询并未惊讶,倒是取笑起他开口的时机,“这时候……是谁都不好吧……唔。”

叶修俯身咬住他一侧的乳尖,喻文州抱住他的头,头向后仰,胸口挺起,露出颈部流畅的线条,嘴巴里却仍断断续续地说道:“……你猜猜看……呵。”

叶修撑起身来,垂头贴近喻文州,四篇唇瓣轻轻触在一起,叶修未干的发梢滴下水珠,落在喻文州的额头上,“不是黄少天。”

他们离得极近,叶修说话时的气流呵在文州的齿间,暧昧又色情,但是当听到某个名字的时候,后者因为欲情而灼人的眼睛明显颤动了一下。

叶修身下的动作便因着停了下来,他在等喻文州开口,而对方的动摇显然只有一瞬,接着便开了口:“不是他。”说完就探出舌尖舔到了叶修的上唇,后者无奈,只能任他搂住自己的脖子,并在对方的催促下重新开始了身下的动作。

不多时,在叶修连番故意的顶撞之下喻文州达到了高潮,那个瞬间一直游刃有余的人会露出片刻的破绽和软弱,就像现在,喻文州侧过脸去,湿漉漉的刘海挡住了他的眼睛,他因高潮而颤动着,声音沙哑却不失温润。

“卢瀚文。”

叶修并没有料到是这个名字,所以他停下来了,然后他的瞳孔微微缩了起来——这便是他对这个答案所有惊讶的表示了。然后他为了掩饰自己的尴尬,说道:“我没想到。”

“我知道。”喻文州还在颤动着,连带他的声音都抖了起来,“我自己都没想到。”

“所以你这是……”叶修斟酌着字眼,他很少这么做,但是在他听到这个名字的时候,他不得不这么做,因为喻文州肯定比他考量更多敏感更多,脱口而出的词汇可能就会变成一把鲜血淋漓的刀。

“犯罪吗?”叶修这才发现喻文州是在笑,笑得整个肩都在抖,“他已经成年了。”

“……”

“我也才发现,他长大了。”这时喻文州转过头来,用手指去揩眼角笑出的泪花,“时间过得真快,是不是?”

叶修难得的语塞,他似乎能理解喻文州,又似乎理解不了,但是他知道,喻文州无法拒绝卢瀚文,就像之前他无法拒绝黄少天一样。

喻文州笑了很久,直到整个房间的空气都冷了下来,他用左手挡着眼睛,无名指上的一圈闪烁着温和的光芒。

“继续吗?”喻文州问。

“不了。”叶修摇摇头。

 

叶修洗了澡出来点了根烟,坐床上弓着背抽了起来。

“睡了?”

过了一会儿,“没有。”

……

“说点什么劝劝我呗叶神。”

“你这情况太特殊,哥没经验啊。”

“……”

“不过,你还是给少天留点期待吧。”


评论(6)

热度(122)